首页 / 快报详情

产业快报

一手行业资讯,原创热点解读
订阅快报

中国工业软件没有“弯道超车”,“一拐弯就是车祸”

  在“卡脖子”成为热词的当下,工业软件近年来持续引起我国产学研政界广泛的关注。

  作为工业领域里进行研发设计、业务管理、产品制造、生产调度和过程控制的相关软件与系统,工业软件已经被公认为“工业制造的大脑和神经”,是工业领域的“皇冠”。

  为什么我国的工业软件做不起来?国产工业软件比国外差在哪?怎么才能加速工业软件国产替代进程?国产工业软件怎样才能“打个翻身仗”?

【“中国企业都歧视中国企业”】

  十多年前的一个夜晚,北京市朝阳区惠新西街1号安徽大厦的咖啡厅里,在代理霍尼韦尔、艾默生软件的李春燕,与国内某知名工业软件品牌的一个创始人如约见面。

  见面的目的并不复杂——后者想寻求李春燕的帮助,希望借助她积累多年的业内渠道资源,为自己公司的DCS产品进入石油石化领域推一把力。

  交谈间,产品价格免不了被提及。李春燕惊讶地发现,该公司的软件价格仅为国外软件的十分之一,却还是很难打开市场。“这点对我触动太大了!国产工业软件找个突破口太不容易了!”

  此后十多年间,霍尼韦尔、艾默生、西门子等为了抢占中国市场,将价格降低了一半以上;李春燕创立了自己的工业软件品牌“北京智通云联科技有限公司”……时光轮转间,这个行业里的人来来往往、起起伏伏。

  然而很遗憾,十年后的现在,即便在价格上依旧远低于国外软件,国产软件也仍然处在寻找市场突破口的困境中:市场份额在全球市场上仅为6%,在国内市场上不足10%。

  为什么?因为纵然业界舆论大声疾呼“独立自主”,企业们上下求索“国产替代”,但在市场面前,这些热情依旧免不了被兜头浇来一盆冷水。

  调研中我们发现,部分国产软件企业由于品牌、规模等问题资质受卡,手中的很多项目只能“躲在外企或者互联网大公司背后”接下。

  一位北京工业软件企业高管透露,其公司产品在东南亚、日本、韩国市场都进展顺利,但国内项目中很多只能以丙方的身份承接,“事情是我们干,功劳和名头是别人的。”

  某上海工厂IT采购人士也告诉记者,传统生产制造领域的采购态度向来偏保守,一来大型企业的采购“不缺钱,要买就买最好的”,二来中小型企业“一分钱恨不得掰成八瓣花,毕竟试错成本除了少则几十万元的金钱,还有宝贵的时间,根本耽搁不起。”

  “中国的企业都歧视中国的企业,这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李春燕说。其他多家受访的工业软件企业高管也表达了类似的心声。还有相当一部分高管担忧,长此以往,如果不能在覆盖研发成本的基础上扩大利润空间,企业很难实现健康、持续发展。

  【尴尬境地的由来】

  一方面,国产工业软件短期内的确难以超越国外同类产品,是许多制造业企业选择后者的根本原因。

  另一方面,即便国产软件在某一领域技术水平不弱,且能够保障可靠的售后服务,也鲜有采购方愿意“第一个吃螃蟹”。

  除此之外,更深刻的原因还在于,工业软件研发周期比较长,技术壁垒比较高,回报比较慢,而工业软件企业多是轻资产运营,加之许多企业自身无法提前锁定软件的长期服务价值,不仅难以得到资本市场的青睐,也无力改变国内由来已久的“看衰”心理。

  【未来已来,过去未去】

  北京亚控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郑炳权提醒说,“工业互联网不是“工业”和“互联网”简单地相加,两者必须用一个符合工业生产的逻辑串联起来,才能真正发挥工业软件的应用价值。”

  他表示,当前大量的工业互联网企业仅停留在产业链协同层面,聚焦制造企业生产线各环节仍是少数。而且,企业制造中每个工厂都不一样,要让制造企业看到国产软件在管控生产进度、成本管控等方面的价值问题,需要一个过程。

  - 数据采集,是国产工业软件要面对的第一道门槛。

  众所周知,设备厂商对自己设备的数据是严格控制的,工业软件采集设备上的数据必须获得设备厂商的授权。然而,我国绝大多数制造业厂房生产线上运转着的机器,来自世界各国。这些“万国设备”标准与非标混杂,要么不开放通信协议,要么过了质保期,要么连设备商都找不到,大量的基础数据、应用数据禁锢在设备本身,难以被采集出来。

  而且,除了设备本身的数据,工业软件供应商们还要采集设备保养、大修、生产关联匹配度、关键供应参数等管理层面的数据,采集难度大。

  - 第二道难题在于产线的智能化改造本身。

  作为工业软件进步的重要成果,工业互联网的核心是工业云平台。工业云平台本身并不难搭建,真正难的是与设备本身和生产工艺、产品质检等具体应用层面的结合。

  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通信管理局一级巡视员刘杰曾指出,工业互联网需要把物理接入、大数据分析、知识图谱管理、运营软件管理等综合运用联结起来,才会形成真正落地的服务,如果单独强调某一项就会存在最后一公里甚至最后一米打不通的情况,对广大制造企业来说还是没用。

  有人会说,当前市面上主打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国内公司越来越多,还不能顺利满足企业向智能制造模式转变吗?

  答案是,这一趋势固然值得看好,但落地效果更值得长期考量。毕竟,任何工业互联网平台及运行其上的新型工业软件(工业APP),都是以为工业提质增效的水平来衡量的,这需要工业软件供应商对其服务的行业和具体业务场景有着非常深入的了解,相当于要成为半个“业内人”,才能开发出适用、好用的工业软件,而这,至少要花上5~10年的时间,甚至更长。

  【抢救工业知识数据库!】

  工业软件已经被公认为“虽然只占软件很小的比例,却是工业制造的大脑和神经”。但容易被人们忽略的一个“冷知识”是,没有深厚的工业知识数据做支撑,工业软件根本难以支撑工业制造的脱胎换骨。

  工业软件是工业和信息产业的结合体,做工业软件,既要懂信息软件开发,又要对工业体系有系统性、深入性的了解,其中最大的难点不在于软件开发技术本身,而是IT人员对工业知识数据的掌握和调用。

  赵敏也曾说过:“没有工业知识,没有制造业经验,只学过计算机软件的工程师,是设计不出先进的工业软件的。”

  实际上,国外工业软件巨头之所以能够持续发展强大,根本原因之一就在于积累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工业生产的关键技术、流程、知识、工艺和数据,形成了扎实的工业数据知识库,具备了最重要、最核心、最底层的支撑。

  【一步一个脚印】

  立足当下,考虑到国家近年来出台的优惠支持政策和国产工业软件发展情况,下一步想要切实加快工业软件国产替代进程,走到更广阔的国际舞台上,至少需要注意“两手抓”:

  1⃣️是政策监督层面加强考察力度,对扶持企业设立考核指标,最好能跟踪到产品投入、应用效果,保证优惠与支持给到真正做技术研究的企业,避免滥竽充数;同时,坚持长期主义思想,鼓励国企特别是央企带头使用自主工业软件,鼓励软件企业进行探索性创新,对创新技术及人才进行定向奖励支持。

  2⃣️是工业软件产业加强行业自律,自觉提高产品要求,形成自身验证、客户验证、产品验证、跨界验证、同行验证等层层锤炼的发展意识,全面提高产品及服务的市场竞争力。

  - 山间有竹,前四载深埋地下,后破土而出,日渐疯长,终成竹海。工业软件国产替代也注定是这样一场漫长的追光过程。

  -庆幸的是,许多从业者清醒地知道,“在中国搞工业软件,必须要有信仰般坚定的意志。”

👇查看原文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原文来源:新华社
分享本篇快报
扫码添加企业微信,每天推送行业快报
相关报道
关注熹乐服务号,每天推送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