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快报详情
订阅快报

工业互联网:国运、企运、城运

  1.工业互联网关乎国运,是中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必经之路;
  2.新基建是新一轮工业革命爆发的必要条件,疫情为此按下“加速键”;
  3.工业互联网最终会演变成智能算法平台;
  4.上海在工业互联网浪潮中将有机会重塑辉煌。

【工业互联网与国运、企运】

  首先是由于我国人口结构发生了较大变化。1960-1970年,我国第一波生育高峰造成了劳动力数量的充裕。劳动力买方市场下,人力成本低廉。
  人力成本持续上涨,而机器成本却在不断下降。在部分制造业发达地区,用工成本已接近工业机器人成本。
  成本是制造企业的生命线。用成本越来越低廉、性能越来越优异的工业机器人代替越来越贵的人力,是制造企业生存下去的必然选择。
  这不仅关乎企业生存。于国家而言,工业互联网甚至关乎国运。
  而成功跨越者都有一个特点——实现了产业升级。
  因此如果在这一轮新兴技术浪潮中,中国不能顺势实现产业升级,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将”是大概率事件。

【疫情加速“新基建”】
  “为了缓解疫情带来的冲击,政府出台经济刺激政策,触发了新基建规模化投资,这将为工业互联网铺好高速公路。”
  5月22日,“新基建”被写入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正式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
  其目的非常明确,就是通过建设新一代基础设施,加速新一代产业如产业互联网和人工智能的发展,大幅提升经济效率,并最终完成范式转移。

  根据官方定义,“新基建”包括三个部分:
  信息基础设施,指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基础设施,如以5G、物联网、工业互联网为代表的通信网络基础设施,以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等为代表的新技术基础设施,以数据中心、智能计算中心为代表的算力基础设施等;
  融合基础设施,指深度应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支撑传统基础设施转型升级,进而形成的融合基础设施,比如智能交通基础设施、智慧能源基础设施等;
  创新基础设施,指支撑科学研究、技术开发、产品研发的具有公益属性的基础设施,如重大科技基础设施、科教基础设施、产业技术创新基础设施等。

【价值经济】
  工业互联网的第一个生长逻辑是,工业企业将主导升级,行业Know-How比技术、营销更为重要。在消费互联网时代,“快与轻”造就了几年内成长为千亿市值互联网巨头的字节跳动、拼多多等。而工业互联网,“慢与重”将成为新的行业关键词。工业互联网的慢与重首先在于,连接度复杂。

  不同于消费互联网连接供需双方的短链,工业互联网是长链。
  除此之外,工业企业需求的个性化、碎片化,也使得工业互联网快不起来,轻不起来。

  工业互联网的第三个生长逻辑,是从“规模经济”到“价值经济”。
  消费互联网中用户规模就是壁垒,工业互联网是“价值经济”——一切以为工业企业“降本、提质、增效、减存”为目标。

【上海,能否在工业互联网中重拾辉煌】
  《工赋上海”三年行动计划》的发布,标志着上海工业互联网开启了发展新征程,从政府引导为主、企业试点示范的1.0阶段,逐渐迈向为企业真正赋能增值的2.0阶段。

👇查看原文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原文来源:亿欧网
分享本篇快报
扫码添加企业微信,每天推送行业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