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快报详情

产业快报

一手行业资讯,原创热点解读
订阅快报

中国供应链新机:“中国+1”战略在形成

【区域经济新机遇】
  中国是全球出口贸易值最大的国家。钟晓扬认为,逆全球化并不是外贸行业的丧钟,欧美市场需求下降是可以预见的,但发展中国家及一带一路周边国家的需求是未来增长的来源。中国可以和东北亚、东南亚合作,形成区域产业整合。

  2019年,东盟超越美国成为中国的第二大贸易合作伙伴,中国对东盟进出口4.43万亿元,增长14.1%;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出口9.27万亿元,增长10.8%,高出整体增速7.4%。在今年第一季度疫情的影响下,根据海关出口贸易数据,出口额前五的地区及国家中,四个在亚太区,有中国香港,以及日本、越南和韩国,前十中还有新加坡、印度,以及中国台湾。

  钟晓扬说,东亚是全球经济的重心,中国所处的地理位置有利于建立区域供应链。除了尽可能地与欧洲和美国构建供应链,应重视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行产业和供应链整合,尽快将一带一路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延伸至产业和城市化建设。

【中国产业的新机遇】
  供应链服务也是服务贸易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
  一方面,我们认为中高端的产业转移,会对供应链带来新的要求,供应链的快速响应速度,敏捷和弹性将取代成本成为更为重要的布局考量因素。
  另一方面,加大仓储物流等供应链基础设施的投资,提高供应链服务的质量和服务的覆盖范围也是新的发展机遇。

  今天我们有必要重新审视供应链的发展。中国制造业的崛起正好赶上全球制造业转移的浪潮。起初,中国承接了劳动密集型的低附加值产业,处于微笑曲线的底部。

  微笑曲线的左侧是研发设计,右侧是品牌和渠道,这些都是高附加值的部分。而设计、研发、制造、分销、服务都属于价值链。

  如果把微笑曲线的横坐标换成价值链,纵坐标依然是这些增值服务,中国企业要做的事是把微笑曲线的底部上抬,即抬高价值链的底部,提高附加值,从劳动密集型制造往难以替代的高附加值制造转化。

  “美国抓住了研发、设计、品牌以及渠道,拥有价值链中高附加值的部分,同时留下高科技的制造能力,转出低附加值的制造。中国在努力追赶,需要补上创新链中缺失的环节。”陈祥锋说。

【供应链优化】
  供应链的弹性是普华永道柏亚天SCOR框架中衡量供应链的重要标准之一,它强调的是供应链花费越少的时间和代价,更加迅速地应对市场需求发生的变化。降低最小加工批量是其中的一种手段。

  毫无疑问,更高的弹性势必会对成本带来一定的影响,“但是在最新的信息技术发展下,我认为更多的是如何更快地去洞察市场需求的变化,上下游直接如何更快地进行供应链上的协同,从而在有限的成本上升下,能够获得更高的弹性。”钟晓扬说,“有成本控制能力的企业如果在发展过程中能更好地与技术融合,提升弹性,将会发展得更好。在人才需求方面,供应链从业人员需要更加广阔和前瞻性的视野,而不再受限于以前的纯粹以成本为导向的思维中。”

👇查看原文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原文来源:新浪财经
分享本篇快报
扫码添加企业微信,每天推送行业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