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快报详情
订阅快报

贺仁龙:工业互联网最终会演变成算法平台

  我国是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正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迈进。

  工业互联网是中国制造的转型升级之路。

  “中国的工业,怎么去做转型升级,就是要在宏观层面实现话语权的提升,而且要通过工业互联网。”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华东分院副总工程师贺仁龙强调,“上层和下层的整个制造的改变,所传递出的信息和语言可以变成行业里数字化制造的标准,而整个行业的标准又可以引领全球的标准。”

  工业互联网渗透的领域广、主体玩家多,意味着这场围绕工业制造行业的升级转型,是复杂又漫长的,其核心在于没有统一的机器语言。

  工业互联网的体量远大于消费互联网,如果能够统一机器语言,发展将会更快。

【疫情带来新生代互联网的繁荣】
  从前的消费互联网是商品价目及信息、支付的上网,而现在牵引的是生产的全生命周期的逐步上网。
  受疫情影响,中国第一季度GDP同比下降6.8%,政府为此出台的经济刺激政策触发了新基建规模化的投资,也将为工业互联网铺好一条高速公路。
  5G、物联网、数据中心、AI、云计算等作为信息基础设施的主要内容,能够满足工业互联网发展的基本条件。回顾历史,每一次工业革命的真正爆发,基础设施建设也都是先行条件。

【工业互联网的生长逻辑:价值经济】
  工业的每个领域都有自己的行业Know-how。在基础设施建设的先行条件下,工业互联网项目的落地,还需要满足具体场景的特殊需求。
  复杂的连接度带来了工业互联网的“慢与重”。消费互联网连接了供需双方,而工业互联网需要连接的是产业链上的各级供应商。
  而工业互联网连接的生产要素:机器设备、物料工单是复杂的,没有统一的机器语言。如果可以通过技术设置一系列编码,打通不同类型的机器和物料之间的沟通语言,那么行业的语言和标准都将显现。
 制造业的核心一定是围绕产品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创新,在价值链的每一个环节中都有效率提升的空间。
  如何借助工业互联网,打通企业研、产、供、销、服全价值链,聚焦提质降本增效的业务目标是关键。因此,从消费互联网到工业互联网,是“规模经济”到“价值经济”的转变。

【工业互联网最终会演变成算法平台】
  在工业互联网统一了生产力语言和机器语言、形成巨头后,最终一定会演变成人工智能的算法平台。
  人工智能算法的精准度是基于数据的多少。数据越多、基数越高,协调调配的算法就更精准,效率也就更高。因此人工智能的特色一定会导致智能算法的平台。
  “虽然各路大军已经进入到工业互联网领域,但都还在外面打转。机器的语言还没打通,数据就像石油一样在底层,没有被挖掘出来。”
  一切都才刚刚开始。

👇查看原文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原文来源:亿欧网
分享本篇快报
扫码添加企业微信,每天推送行业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