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快报详情
订阅快报

2020过半,科技并购真的来了

“十亿市值靠业务,百亿市值靠并购,千亿市值靠核爆业务+并购。”曾任立思辰战略管理与投资并购部总经理的丁建英在《兵临城下:中国上市公司并购风云》一书中总结中国企业“并购成长”逻辑。书中总结了1993年~2018年间,中国上市企业的并购案例。其中,上一个让人血脉喷张的大并购时期是2013~2016年:以BAT三巨头为主的中国互联网曾掀起一波又一波投资并购浪潮,美团、大众点评合并,携程、去哪儿合并,滴滴、快的合并,58、赶集合并等大并购案例也令人目不暇接。

虽然后来的故事证明,成为寡头也并不意味着可以就此高枕无忧。但这些因并购诞生的新巨头,在之后几年时间里深刻影响了中国互联网的格局。在移动互联网红利退却,投资人与创业者纷纷转向科技to B领域的今天,并购依然是企业获得二次增长或退出的重要手段,只不过驱动买卖双方达成交易的背后逻辑已不同往日。

半年多之后,我们可以看到,全球范围内,2020年的科技并购确实势头强劲。路孚特(Refinitiv)数据显示,今年前五个月,Alphabet、亚马逊(Amazon)、苹果(Apple)、Facebook和微软(Microsoft)已宣布了19笔交易,创下自2015年以来的同期最多并购数量。而国内科技并购市场也在升温。

【谁在买】
在中国市场,现在和未来的科技公司潜在买方都是谁?
首先是科技巨头收购其他小型科技公司。 这一类动机之一是,巨头可以因此扩充某一类业务或者补足短板。同样重要的买方,是央企、国企等“国家队”。“科技并购更多看的是好的团队和细分技术领域的突破,而不仅仅是净利润。”欧阳柳生表示。另一类重要买家是A股上市公司,尤其是去年开始陆续上市的科创板企业,正在“蠢蠢欲动”。这一驱动因素是,一些科创板上市公司在上市之后吸附了很多现金流,但其业务收入以及利润并不足以支撑市值,这些公司也会考虑并购。最后是细分赛道的头部玩家,通过并购整合产业链上下游,或者进入新的市场。这一类型并购的动机之一是,可以通过整合占据市场优势。得一微电子收购大心电子的原因就是如此。另一原因则是可以通过并购,进入新领域。

【为什么卖?】
并购交易市场的形成同样要依托于卖方市场。为什么现在公司纷纷想卖了?最常被提及也是最直接的一个原因是“时候到了”。
时间上看,目前正是“双创”期间成立基金清算的关键期——中国大部分人民币基金存续期都是“5+2”甚至“3+2”,在LP“短平快”要求下,人民币基金急于分红、急于退出,对创业公司而言,也是巨大的压力。
机构要套现收回投资,退出路径只有两条:IPO或者被收购。如果目标企业成功上市,则投融资双方皆大欢喜,但不是所有的企业都会走到IPO,很多诞生于“双创”期间的创业公司,本身行业天花板就存在掣肘。更何况,2018年以来IPO规则逐渐变严,盈利空间持续压缩。要实现真金白银的退出,被收购可以说是最实际的路径。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创始人自己想退。这不一定是因为公司做不下去、走投无路,而是和中国市场上的严苛投资条款有关。
任何企业经营都存在不确定性,为在一定程度上降低投资风险,投资人会与创业者签订投资协议所涉及的协议,比如公司治理、反稀释、回购、对赌、各种优先权等。
严苛的投资条款背后,常常站着一群“天真的创始人”。创业热潮时期,创投市场出现的很多首次创业的创始人,此前几乎毫无融资经验,因此在不清楚后果时候签订了严苛的对赌和回购条款。“很多创始人都很天真的,拿钱的时候可能没想那么多,给我钱都是帮助我。”汉能投资副总裁王超告诉「甲子光年」,市场欣欣向荣时期也不会感受到,直到近两年市场下行,融资也很困难,不得不考虑退出。

【交易结束只是开始】
完成交易并不意味着并购的成功,关键在于并购之后的整合。而整合能否成功,要和最初的标的选择密切有关。选择关键之一是公司本身的技术和产品。
例如,得一收购大心,可以补足产品线——专注于固态硬盘相关的技术研发与设计的大心电子是得一的上游企业。并购完成后,得一可以完成从通用存储(USB/SD)、嵌入式存储(UFS/eMMC/SPI-NAND)到SSD(SATA/PCIe)的存储控制芯片全产品线布局。另外是产品的契合度。苏奇称,例如酷家乐最初出名的“10秒出渲染图”,对建筑行业、传统行业来说都很通用。
Modelo 2017年尝试过做渲染图,但也存在两个问题,一是成本比较高,第二是门槛并不低。并购之后,酷家乐快速渲染出图的功能也可以放在Modelo产品中,也可以给客户更多支持。创始人对行业的共识,也是促成交易的重要因素。
创始人对行业的共识,也是促成交易的重要因素。并购不是“车到山前必有路”的决心游戏,而是“有路才能到山前”的拼图游戏。判断企业是否真正具有成长性,以及长期稳定创造现金流的能力。“追热点”的并购也不乏败局。比起选择标的,更难也更为关键的是并购之后的整合。而整合失败的并购,很可能两败俱伤甚至全军覆没。

【科技大并购时代何时到来】
著名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乔治·斯蒂格勒通过对美国企业并购史的考察,在《通往垄断的寡头之路——兼并》一文中指出:“企业通过兼并竞争对手成为巨型企业是现代经济史上一个突出的现象。”他甚至表示:“没有一个美国大公司不是通过某种程度、某种方式的兼并收购而成长起来的,几乎没有一家大公司主要是靠内部扩张成长起来的。” 从历史来看,每一次并购潮背后都伴随着技术革新带来的产业重塑,以及金融创新导致的市场繁荣。
如今中国正面临新一轮技术浪潮,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开始融入到金融、制造、医疗、教育等各行各业。对传统行业上市公司而言,通过并购新兴科技公司也可以实现转型和业绩增长。新一轮并购机会正在出现。而并购市场的繁荣不仅是技术创新的结果,也是技术创新的需要。
那么,科技并购浪潮什么时候会到来?
科创板带来的并购潮存在时间窗——需要等退出机制更成熟,一二级市场估值差缩小,届时并购市场会更为成熟。“等一二级市场估值差逐渐缩小到合理程度之后,不仅是科技类并购会产生,整个产业并购都会起来,形成真正的并购浪潮。”欧阳柳生表示。从技术上看,并购是调整企业资本结构,更换股东和股债比例,以改变企业控制权。而并购的商业本质,是来重构商业和行业格局。因此,更为成熟的市场,则会出现更多生态式并购。届时,仅依靠抢占行业资源和头部优质项目不再是安全牌,对产业纵深的理解和战略远见,才是机构的核心竞争力。

👇查看原文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原文来源:甲子光年
分享本篇快报
扫码添加企业微信,每天推送行业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