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快报详情

产业快报

一手行业资讯,原创热点解读
订阅快报

一家工业互联网公司的中国式开荒

  11月13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在“2020年中国未来独角兽高峰论坛”上提出,工业互联网将产生几十家万亿级企业。然而,过去消费互联网取得成功的经验,却不能照搬到工业互联网。前者面对是分散市场,工业面对的是专业市场。

  黄奇帆把工业互联网比喻成“小锅菜”,要一锅一锅的炒,“快”不起来。建工业互联网要改变原来消费互联网的思维,要从规模经济转变到价值经济,从“提高生产力”转变到“提高利润率”。

  原工信部副部长,北京大学教授杨学山更是在2018年就一针见血的指出——互联网不是目的,降本增效才是:

  “工业互联网还是姓‘工’,不姓‘互’。”

  这句话道破的本质是:互联网只是手段,工业才是根本。工业互联网的使命是实现工业现代化,推动制造业由大变强。

【开荒无人区】

  2012年,通用电气(GeneralElectric,GE)首次提出IndustrialInternet的概念。次年德国也提出了类似的工业4.0概念。对于工业互联网,全球并没有统一而明确的定义。

  中国的“工业互联网”从英文直译过来,其外延和内涵也在不断扩展和丰富。后来发现“工业互联网”的外延不够用了,所以最近一些场合常常又听到“产业互联网”的说法。整个工业互联网建设都尚处于发育期,难免有许多摸着石头过河,可能一不小心就走入无人区。

  由于工业沉淀时间较短,中国在传统工业的数字化上与制造强国有着明显差距。但硬币的反面是包袱不重,中国人可以相对轻装上阵,在各个生产场景中探索出一条自己的发展路径。

  以“橙色·云协同研发平台”作为样本剖析,杰瑞集团过去20余年工业实体的管理经验,是橙色云建立服务平台的基础。作为一家在油气领域深耕多年的工业制造企业,杰瑞集团深知同行企业的痛点。

  创新项目在平台发布需求,平台拆解为多个分项,工程师团队在平台报名,用大数据筛选,匹配组合项目组,在全球范围共享大脑。Martin的城市代步车、上海的主题无人餐厅,都是利用工程师的“快闪”模式完成的。项目来了,集合工程师攻坚;项目结束关上电脑,人还是待在自己家里。

  与CDS系统致力于智力整合不同,CRDE云研发系统整合的是软件资源。

👇查看原文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原文来源:钛禾产业研究院
分享本篇快报
扫码添加企业微信,每天推送行业快报